史蒂芬-10969

首页 UAPP 聊天點文催更 點文催更 归档 RSS

【toruka】狂戀

*點梗第三篇~是 @皮克斯light 的~

*一篇實在是虐不太起來的白開水文QQ

*下一台車正在努力中(漫畫看完該努力開車了)


【原梗:祝小天使可以考上理想的学校啊!比心❤️ 唔场景是巡回大巴上taka看着熟睡的toru,设定是从感激toru带自己一步步实现梦想发展到暗恋,以及toru直男设定=_=别理我我就想虐下贵贵】


臥鋪位置參考>>>>





這是一個安靜的夜晚,巡迴巴士正安穩的行駛在公路上,馬不停蹄的前往下一個城市,行車很少,路燈從窗簾的細縫照射了進來,代替高懸的月光灑在不遠處的沙發上。

車上的隊員們都睡著了,淺淺的呼吸聲在睡鋪中輕響著,跟平穩的巴士互相呼應,成了最好的安眠曲。


但是森內睡不著。


無論經過多少個城市,多少次汲汲營營的奔波,縱使身體已經習慣了顛簸的生活,但是偶爾還是有一兩個失眠的夜。

他習慣想很多事情,在睡不著的日子裡,他總會把他的人生從頭到尾回想過一遍,從小時候開始到加入NEWS,又是如何退出、怎麼拼命唸書只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,到後來如何被山下亨窮追猛打,然後加入one ok rock⋯入團後經過的各種風波、喜悅跟焦慮,他覺得他的人生已經比其他人來的豐富的多了,不過他本來就不是一個喜歡待在舒適圈到人,多走出去,離開象牙塔,去接觸嶄新的人事物。

當然他也很常想到人,他的朋友們,深交的、淺識的、熟悉的、仰慕的、憧憬的、眷戀的⋯各式各樣不同的長相在腦袋裡跑過一遍,這麼多次的回想讓他能夠對僅有一面之緣的人仍然記憶猶新,他也常常跟隊友提起,自己是如何在失眠的時候順便記憶人名與長相,看著隊友們「原來如此」的欽羨眼光,他唯一沒說出來的是,在茫茫人海中,他想最多次的不是別人,是山下亨。

山下亨,他對山下亨是什麼感覺?他其實很清楚,從剛開口叫自己加入樂團開始,他就可以說是自己人生的轉捩點,一個有美國夢的男孩在十幾年的蛻變之下,終於能夠在夢寐以求的這塊土地上展開巡迴表演,這是他一開始沒想到過的,若要說是誰讓他達成了這樣的夢想,追溯的源頭,那應該是山下亨。

他真的睡不著了,他翻了個身,隔著走道看著熟睡的山下亨,沒有燈光的巴士裡很暗,就算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,仍然只能辨識些微的輪廓,但是這樣已經足夠了,這些年來他對他的熟悉,已經能夠靠著模糊的影像來辨識。

山下亨睡的很沉,感覺現在無論對他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他都不會醒來,這樣挺好的,森內想,這樣我就算用多露骨的眼神盯著他,他也不會發現。

其實在這段感情由感激昇華為愛情時,森內自己是有感覺到的,他在年少輕狂時曾經換過無數個交往對象,其中有真心付出的,當然也有玩票性質的,在他以為自己已經能夠看清感情的時候,他發現,自己好像喜歡上了一個永遠無法擁有的人。


而他今天特別想要看看他。


森內躡手躡腳的下了床,坐在地板上趴在床沿,看著熟睡的山下亨。

視線順著臉上的五官滑落下來,慢慢沿著線條遊走,散落在前額的髮絲、高挺的鼻樑、纖長的睫毛⋯還有那令自己著迷不已的嘴唇,他覺得他快變成自己嫌棄過的那些言情小說的女主角,只差沒有盯著他的睡臉癡癡的傻笑。


不是他不笑,是他根本笑不出來。


因為他知道,自己能夠離他最近的一刻,大概就是現在,在巡迴演出的凌晨。

山下亨安靜、放鬆,並且永遠不知道有一個深愛著他的男人坐在他身邊看著自己,這樣很好,這件事情就這樣深埋在森內心理,大概也會隨著他一起帶進棺材。

他沒打算讓其他人知道自己對山下亨的感情,他也沒把握萬一東窗事發,對方是否還能像往常一樣對待自己。

山下亨翻了一個身,變成側面對著自己的方向,一隻手垂在床外,森內嚇了一跳,往後退了一步,坐回自己的床鋪上,看著對方仍然熟睡,他定了下心,腦袋裡的思緒又開始飄了起來。

他知道,山下亨是一個直到不能再直的人了,他明顯的對同性一點興趣也沒有,並且喜歡跟異性接觸,從一開始發現自己喜歡上對方時,就很明白,這是一場無疾而終的戀愛。

他看著山下亨修長的手指,自己滑ins時曾看過的一句詩就這樣跳進腦海裡。


“你十三歲,你知道的。

你會騎越野機車,處理複雜除式,你知道男孩喜歡上男孩等於死,除非

你閉上嘴,但是 你沒有。”*


但是我有,森內想,但是我有。


自己閉上嘴,只為了多待在他身邊一點,無論哪一種身分,隊員也好,主唱也好,熟識的朋友也罷,能待在他身邊,看著他過的幸福快樂,他就覺得足夠了。

看著他被追求、換了幾個女朋友、曾經為了愛情在陽台默不做聲的抽菸,眉頭因為煩惱而蹙起,他其實快嫉妒死那些曾經以情人身分待過山下亨身邊的女孩子了,只因為性別不同,自己的愛在他面前就是如此的微不足道,渺小的被埋沒在香甜的女孩堆裡,自己也曾經想過要不要趁著還有勇氣時告白,後來想想萬一被討厭了,四分五裂的可能不只自己,會連帶整個樂團。

現在這樣也好,他湊近了山下亨垂在床外的手,伸手出去輕輕碰了一下他的手指,他會找自己談心,我能夠用最親密的身分一直留在他身邊,看著他未來娶妻生子,說不定我還能當孩子的乾爸爸。

到時候我一定要把孩子當作親生的在疼。

看著他睡的很熟,森內開始放大膽子,用自己的指尖輕輕勾上對方修剪的平滑的手指,山下亨的手很熱,可能是因為在睡眠的狀態,全身連指尖都是暖的。

兩人的指尖纏繞著,森內用指緣摩擦著對方因為彈琴而長的繭子,心想自己就是這樣沒有出息,只會趁人家睡著時偷偷摸摸的牽他的手,還隨時擔心被發現。

自己大概會栽在他身上一輩子吧,森內想,他輕輕使力,虛握著山下亨的指,在寧靜的夜晚一個人慢慢思索著那些,自己已經想過好幾百遍的問題。

勾著他的手指,那就是他對這段漫漫長戀的一點小小慰藉,除了朋友間的擁抱外,另一個屬於自己內心渴望的距離。

車子仍然平穩的往下一個巡迴的城市前進,世界仍然在轉,隔天早上會到達的哪個地方,會有什麼新的事物正在等著自己呢?或許山下亨會在那裡遇見自己的下一任女朋友呢,不管自己是否願意,時間永遠不會停留,即便他多希望時間能夠定格在這一個所有人都深睡的夜晚。

他勾著勾著,遲來的睡意也終於到站了,天邊已經開始泛起了微光,他依依不捨的放開山下亨的手指,爬上床鋪翻了身面向牆壁,在第一道陽光照進之前沈沈睡去。

但他卻沒有留意身後的人動了動,轉身盯著牆面看,眼神清醒且毫無睡意,在棉被內握緊了剛剛裸露在外的手指。


山下亨知道森內貴寬喜歡他。

但他無法給他一個回應,畢竟這真的不是可以開玩笑的事情,他們已經不是十幾歲的年紀了,有些東西在成長的過程中會逐漸變得現實,而森內也沒打算要把感情公諸於世,所以他選擇了沈默,讓森內在那偶爾幾個失眠的夜晚輕輕的勾著自己的手等待睡意襲來,這大概是他最後也是最大的溫柔。



" 你和美麗的男孩在車裡,你試著不去告訴他你愛他

   你試著生吞感情,你在發抖,

   他倚過來,他觸摸你,像無言的祈禱,

   你感覺心在身上生根,像發現了某些你不能言明的事。 "*




Fin.


-------------

*詩集<狂戀>,理查賽肯 著




评论(27)

热度(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