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蒂芬-10969

首页 UAPP 聊天點文催更 點文催更 归档 RSS

【toruka】One Way Ticket 1.

[防雷]
*有一個不會出現也不會存在太久的前女友
*不喜勿入!
*沒有大綱隨便亂寫
*這章亨哥在文末才出現
*總要寫一點開車外的東西哈哈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四個月。

跟她分手已經過了第四個月了。

森內貴寬以為自己是一個豁達的人,但他每次卻都把感情用的這麼深,沒有辦法,他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吊兒郎當的,但這方面比誰都還要認真。

這幾個月來自己也沒什麼事好做,四處旅行,把他們曾經一起走過的地方再走一次,希望能夠走一點就多忘掉一些,旅途的路上遇到了一些人,有對自己不錯的、偷塞電話號碼的、變成好朋友的⋯這些他都還記得,每次提起自己到這個國家的理由是為了忘掉一些事情,連陌生人的眼神都溫和了起來,畢竟誰沒有過傷呢?

眼前這個人大概也是會成為自己生命中過客的其中一個人吧。

他旅行到第五個國家了,託前女友愛旅行所賜,他的療傷之旅也可以算是再次周遊列國了,他看了看眼前的景象,昏暗的酒吧裡充斥著低聲的呢喃,好像所有有情人都窩進了這個地方互相依偎,坐在自己身旁的人好像對亞洲面孔特別感興趣,從自己落座開始就抓著他問東問西,感覺人不壞,說不定還能當上導遊在這個陌生又熟悉的國度帶自己轉一轉。

他們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一陣,竟然也達成了共識,身旁的人主動幫他付了錢,帶著微醺的迷茫要讓他看看自己夜晚的故鄉。

冰冷的紅磚道上只有他跟身旁這個新結交的朋友的腳步聲,空氣很涼,剛剛下過雨的路面有些溼滑,他每一步都踏的很小心,耳邊不時傳來同伴喝醉後有點口齒不清的英語,他本來英語就講的不清不楚,一醉更是含糊了起來,森內貴寬索性也不認真去聽,眼神隨著他手指的方向掃過一排排的房子、教堂、學校⋯原來這個國家的風景跟他上次前來時那麼不一樣。

森內貴寬心想,是不是這個樣子就可以漸漸忘掉一個人呢?四個月了,時間真的會沖淡掉許多事情,想到她的時間也越來越少,但他仍然在鍥而不捨的旅行著,他依然長情,但卻也止不住時光,這也就是他旅行的原因,新的國家新的刺激、新的人新的生活,到曾經的地方拋棄過去,好好的變回自己。

他跟他的同伴又踏進了一家酒吧裡,跟上一家一樣,這裡的酒吧似乎都是這種喃喃囈語的風格,挺好的,森內貴寬想,這次他的身旁至少有個伴。

他們叫了酒坐了下來,他發現身旁的人其實已經開始胡言亂語,這代表等會兒可能要換他請客了,他還沒想到如果對方醉倒該怎麼辦,不過這裡是讓身心鬆弛的地方,用不著思考這些東西。

他的同伴已經開始跟另一邊的鄰座攀談起來,自己國家的語言在酒醉時似乎比英語好來的使喚,聽起來比跟自己講話時清楚多了,森內開始一口一口的喝著酒,今天大概也就這樣子過了吧。

身旁換了幾個客人,剛剛跟他一起來的也跟鄰座的人走了,身旁突然有人靠近坐了下來,空了一整排的吧檯卻偏偏挑了個自己旁邊的位置,森內貴寬眯起眼睛想細看新鄰居的樣貌,自己已經有點茫了,但卻還在還能回家的範圍內,眼前的人一頭金髮,但卻也是亞洲人,壓錢在桌上的手指纖長靈活,他剛剛好像叫了兩杯酒,是嗎?自己其實也沒聽清,是叫了轟炸機?還是龍捲風?

等到其中一杯酒被推到自己面前,森內貴寬才發現原來自己都猜錯了,是長島冰茶,傳說中的失身酒,他咧嘴笑了,也不顧現在看起來是不是有點傻,眼前這傢伙難道這個人是想要約自己嗎?他長得秀氣,的確沒被男人少約過,自己不排斥,但也沒特別喜歡,但畢竟這趟遠門是為了忘掉過去,他有時候也會想要放縱自己一些。

他抬頭看了眼前的人,這時他才仔細的看清了他的臉,瀏海長長的,眼睛很大,眼神有點死⋯但還行,眼睫毛很長,在昏黃的燈光下投下一片陰影,還有性感的嘴形⋯長得真好看啊。

但是他似乎沒有要跟他攀談的意思,幫他叫了一杯酒之後仍然一語不發。

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森內貴寬喝了一口他請的酒,熱辣的酒精在嘴裡散開,自己已經喝了他請的酒了,總該知道對方的名字了吧。

「⋯toru。」他說,聲音低低的,用力的透進森內貴寬的耳膜。

「toru⋯」森內貴寬重複唸了一次,「toru⋯很高興認識你。」





Tbc.

评论(13)

热度(24)